叶辛宁波演讲:希望这里书香弥漫

甬派原创       2017-11-04 16:59:32

甬派客户端记者 王颖燕 通讯员 姚昊杰

今天上午叶辛在海曙文体中心为大家“讲故事”)

希望书香弥漫宁波城乡,希望这书香能跟宁波城市优美的建筑媲美。”作为宁波读书周的重量级大咖,著名作家、宁波女婿叶辛这两天的行程可以用一句话形容:不是在讲演,就是在讲演的路上。但今天一说到对宁波的期许,他疲惫的脸上马上来了精神,言语中流露着深情。

叶辛从上世纪80年代成名,由他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《蹉跎岁月》《孽债》都创造了极高的收视率,走红程度远胜过今天很多的网红剧。

但年近古稀的他,并没有停在原地感叹人心不古,他依然在探索小说的新形式。这次参加宁波书展,他带来了自己的第一部历史题材小说《圆圆传》,而且他还创作了关于微信群体的小说。

叶辛为小粉丝写寄语)

对此,他这样解释——

这也是生活给我的提示,中国的现当代小说,连头带尾算起来也只有一百年,是从五四运动的白话文运动开始的。在一百年里,西方的小说有各种各样的探求,而中国一直固守传统的小说形式。中国作协组织作家重走长征路之后,作家们分别前建起了一个微信群。我还有一个老知青群和一个中学群,以往大家好长时间相聚一次,但是现在可以在群里经常见面。我去澳洲参加新书发布会,澳洲华人中间也有一个知青群,自从《孽债》英文版新书发布会以后,他们拉我进群,我了解了他们各式各样的联欢活动、上山下乡周年纪念活动,看到了刚出版的知青画册和知青回忆性的散文,遥隔万里,就如同对面而坐,侃侃而谈。我一下意识到,微信形式不是也提供了一个小说的舞台吗?我首先写了微信群体小说《婚姻底色》,通过红松社区文化中心书画班群,大家不但知道了家长里短的事,还了解了学员于曼丽对书画老师李东湖的爱慕和于曼丽的婚姻底色。我又写了微信群体小说《梦魇》,是写今天退休以后的老人到美国去养老的一个悲剧,如是传统写法,起码要有中篇小说的文字,用微信群体小说形式,只是一个短篇就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一个精彩的故事。我还要写一篇微信群体小说《大山洞老刘》,用新形式写出老刘的一辈子。这种微信群体小说不同于长篇小说、中篇小说、短篇小说及微型小说,它具有微信群的简洁明了,是一种新型的表现形式,是一种新的文体,更是前所未有的小说形式。

叶辛与《叶辛传》作者林影(右一)以及安徽出版社负责人)

叶辛在为读者签售,读者年龄跨了几代)

而对眼下红火的网络文学,他也抱着接纳的态度:“我认为,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不应对立,它们仅是文学表现形式上的改变而已。就像2000多年前,古代人把文字刻在竹简上,后来用毛笔写在宣纸上,再后来用钢笔写在纸上一样,这只是历史上文学写作载体的不断演进过程。但我希望网络文学在筛选程序上和编辑水平上能进一步提高。

作品走心,做人不落伍,难怪有人评论叶辛“是一位有着独特创作魅力的作家,他始终关注着一代人或一个群体的命运,并将创作的笔触伸进他们的心灵深处和精神世界,以此使自己的作品经受住时间的考验。

编辑:周维强